服务网站
北京代生儿子
腾讯开除60多人,巨头反腐毫不留手
来源:http://www.daiyunbaba.com  日期:2020-04-03

说起腾讯,不少人想到的是:家大业大,公司福利好,员工待遇高。

确实,之前还有报道称腾讯员工的平均月薪达到了7万。

当然我们知道这个数字包括了员工培训、福利开支,以及公司缴纳的公积金和各种保险等支出,另外腾讯高管的薪酬也在被平均的总额之中。

不过即使这样,腾讯员工的收入也足够令人羡慕。

然而拿着令人艳羡的工作,还是有人不知足,打起了公司的主意。

12月26日,腾讯反舞弊调查部对外公开了2019年前三季度的工作进展,共发现查处违反“高压线”案件40余起,其中60余人因触犯“高压线”被辞退,10余人因违法犯罪被移送公安司法机关。

通报中涉及的员工既有普通员工和组长,也有总监。

这是腾讯集团反舞弊调查部首次对外发布内部违规案件。

腾讯60多人被辞退,10多人被移送公安…12月26日,腾讯集团发布反舞弊通报,对外公开了2019年前三季度的工作进展——共发现查处违反“高压线”案件40余起,其中60余人因触犯“高压线”被辞退,10余人因违法犯罪被移送公安司法机关。

同时,有16家外部公司被新增进入腾讯公司永不合作主体清单。

这是腾讯集团反舞弊调查部首次对外发布内部违规案件通报指出,2019年前三季度,腾讯反舞弊调查部共发现查处 违反“高压线”案件40余起, 其中 60余人 因触犯“高压线”被辞退, 10余人 因涉嫌违法犯罪被移送公安司法机关。

南都记者留意到,此次通报的违规情况涉及部门包括腾讯公司六大事业群的四个,涉案雇员最高职级为总监——❏ 此次被通报的部门包括:TEG(技术工程事业群)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IEG(互动娱乐事业群)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前OMG(原门户与视频业务)前SNG(原QQ业务)等事业部❏ 雇员职级包括:总监、组长和员工❏ 未涉及WXG(微信事业群)和CDG(企业发展事业群)。

根据通报,上述违规行为主要集中在侵占公司资产、收受贿赂等方面。

以下为相关典型案例

在相关案件中,腾讯的供应商或业务合作伙伴向腾讯公司工作人员行贿;或者通过其他手段谋取不正当利益的, 都将被列入腾讯黑名单,永不合作,不再接受其提供的任何产品或服务。

如违反国家规定,还将移交工商、公安等执法机关处理。

附:腾讯2019年新增永不合作主体清单

有员工售卖游戏道具非法获利14万何为“腾讯高压线”?据悉,腾讯高压线是腾讯文化和价值观所不能容忍的行为界限,员工一旦触及此界限,一律开除。

具体来看,腾讯高压线包括:1.弄虚作假: 无论是否个人获利,任何形式的弄虚作假行为都按照违法高压线处理。

2.收受贿赂: 员工及其利益相关人收受来自供应商、合作伙伴,以及潜在供应商或潜在合作伙伴的贿赂以及借款等他利益,无论是否因此为对方谋取利益,都按照违反高压线处理,并依据相关法律规定进行定性。

3.泄露机密: 无论是否获取私利,泄露公司商业秘密的行为都按照违反高压线处理。

4.不当竞争: 从事与公司存在商业竞争的行为,无论是否获取经济利益,都按照违反高压线处理。

5.利益冲突: 存在与公司有利益冲突的行为,可能导致员工的行为与公司利益发生冲突的,都按照违反高压线处理。

6.违纪: 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和违反法律规定的行为,都按照违反高压线处理。

可以看出,腾讯高压线的制定标准并不算严格,主要系对员工从业的基本规范进行划界,对违规行为“零容忍”。

8家互联网公司爆出110余起反腐案件90后经理贪了600多万今年年初拉开的互联网公司反腐大戏正渐入高潮。

“滴滴内部反腐解聘29人”“百度通报12期内部腐败事件”“小米通报员工贪腐被捕”等类似新闻不断曝出。

而反腐行动最严厉的措施是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等罪名追究刑事责任。

近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了多份互联网公司员工腐败案判决书。

据报道,有报告显示, 仅今年前7个月便有8家互联网公司爆出110余起反腐案件,共涉及220余人被开除或移送公安机关,案件数量和涉事人数均为2015年的11倍以上。

这些腐败员工的手法有公司管理层在采购版权、收支往来等方面吸血公司;也不乏“店小二”、程序员等普通员工利用职务便利刁难客户,吃拿卡要。

包伟(化名)是一名“90后”产品经理。

2017年10月至2018年11月间,包伟利用职务便利, 从深圳市一家公司采购商品,并为该公司销售平台提供活动资源位,帮助其提高销售额,非法收受该公司贿赂款人民币631万余元。

判决书显示,包伟于2018年11月20日被其所在公司盘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的受贿事实。

最终,包伟被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其家人代为退赃的56万余元和他银行卡被冻结的违法所得570万余元均被没收。

判决书中显示的证据中,包括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出具的任职情况等报案材料及谅解书。

“做这行没有不拿钱的”2017年底,陌陌公司向警方报案。

起因是陌陌公司内审部门收到举报称,一家第三方推广公司提供的数据有虚假成分,且陌陌公司负责对接的员工张媛(化名)、寿丽(化名)收受贿赂,二人在公司调查之际又突然辞职。

两人均为“85后”,事发时任职陌陌公司渠道部,为上下级关系。

2016年2月至2017年2月间,陌陌公司委托一家公司进行推广,按照对方提供的有效注册用户数量按月向其支付费用。

判决书显示,具体事务由张媛带领的渠道组负责。

他们团队对代理商做基础审查,将可选择的名单汇总给张媛决定,按照流程上报副总裁签字,就可以开展业务了。

寿丽具体负责对该公司的初审和后期合作。

判决书显示,合作公司的销售部客户经理证言称,“合作过程中,她们提出要返点”。

法院认定张媛和寿丽平分了该公司返点款105.8万元,最终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两人判刑3年和1年8个月,并没收了违法所得。

寿丽在供述中称, 当收到第一笔返点款18万元时,“我心里比较紧张就跟张媛说了这事儿,张媛说做这行没有不拿钱的,没事”。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的判决书还显示,有的互联网公司员工利用职务便利,违规发放认证码, 4个月时间内就受贿近百万。

不仅造成所在公司潜在分账损失,损害公司信誉,且会扰乱互联网行业的商业秩序。

马云曾表示: 连我也可以查近些年,互联网公司一波波的反腐案件,牵动人心。

而进入2019年后,各家互联网公司更是加强了对内部腐败舞弊的治理力度。

中国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史上最严苛的“反腐”时代。

同样,在反腐风暴之下,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短视频,先后提到了百度、小米、阿里、京东、滴滴等数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内部反腐成果。

并提出问题,“互联网公司高调反腐,是危机公关还是刮骨疗毒?”互联网公司反腐工作受到更多关注。

实际上,互联网公司反腐绝非刚刚兴起。

早在十年前,阿里就成立了廉政部进行反腐工作,首位首席风险官为曾经获得过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称号前刑警邵晓锋。

百度内部成立“职业道德委员会”,美团则将这一职责部门称为“重案六组”。

在2017年,京东甚至联合其他互联网企业,成立“反腐联盟”。

近日,36氪的一篇文章爆出了ofo腐败和舞弊的惊人内幕。

2017年前后,ofo使用的还是机械锁,因为没有定位系统,很多地方员工将出厂成本五六百一辆的小黄车折价成一两百块钱,“成百上千辆地卖给供应商,后来供应商又把这些车子以原价重新卖给ofo”。

一名ofo高管表示,这造成了“巨大的”资金浪费。

今年年初ofo遭遇押金危机时,曾紧锣密鼓地严抓贪腐问题,反腐负责人历时几个月时间,配合警方跑了几个城市,最终仅追回数百万元损失,对于ofo几十亿元的押金窟窿来说杯水车薪。

有前ofo员工感慨,如果没有贪腐,ofo未必会走到今天的局面。

为了打击公司内部腐败,各家企业均成立了自己的纪检部门。

阿里巴巴成立廉正合规部,与各业务线以及内审、内控部门都保持充分的独立,廉正调查“上不封顶”,问责权限一视同仁。

百度的纠察部门名为“职业道德建设部”,内设委员会,负责监督、核查公司内部员工的违法违纪行为。

腾讯负责整治内部腐败的是反舞弊调查部,其主要职责是受理有关舞弊问题的投诉,并进行相关调查取证。

据36氪,搜索招聘网站,各大互联网公司风控专员的月薪普遍在3万到5万之间。

“更高级别的人才起步价可能就是年薪百万”,一名互联网公司反腐部门人士称,一家中型公司的反腐团队在十人左右,据此计算,一年光人力支出就有近千万。

对于贪腐,大佬们也曾放下狠话。

马云曾表示: 阿里所有人,廉正合规部都可以查,连我也可以。

刘强东曾说: 就算你只贪了10万块钱,也愿意花1000万给查出来。

而在近年来的资本寒冬之下,互联网企业“钱紧”成为通病,此时反腐工作将显得更为重要。

时至年底,后续还将有哪些企业陆续曝出反腐新成果?

标签:

Copyright © 2002-2030 北京慧美助孕网站地图 sitemap.xml tag列表